截至12月1日17时

2020-08-21 23:49

刘长根说,督查发现,少数企业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依然突出,河南新乡群翔化工有限公司在责令停产期间擅自开工,生产装置加热炉超标排放。北京市丰台区部分渣土车未按要求停驶;石家庄市主城区重型、中型货车禁行措施没落实,执法人员对违禁车辆未进行劝返。

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刘长根1日夜通报说,从督查结果看,部分企业应急减排方案未落实,廊坊三河市和大城县纳入应急减排的部分企业,未明确具体减排措施;在升级为红色预警响应后,部分企业仍按黄色预警要求采取减排措施。

12月1日晚10点后开始陆续进京的“西北风”,彻底拯救了北京的天空。今早,无数微信朋友开始纷纷晒出各自所拍的“蓝天美照”,昨天的恐怖似乎没有发生。

针对从11月26日开始的京津冀区域严重雾霾污染,环保部两次派出10个组对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五省市重点城市的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情况和大气污染源排放情况进行督察。

“污染指数都快接近伦敦烟雾事件,可北京市发布的却是橙色预警。那么,什么情况才能发布红色预警。”一位市民这样说。

根据环保部1日夜间的通报,11月30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含河南省)灰霾面积约为53万平方公里,区域内70个城市中,有39个城市空气质量达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保定、北京、廊坊、德州、郑州等19个城市为严重污染;临沂、运城、潍坊、安阳、忻州等20个城市为重度污染。

环保部说,保定市为区域内污染最重城市,aqi达到500,pm2.5日均浓度达到513微克/立方米,其中保定市华电二区子站pm2.5小时峰值浓度达到995微克/立方米;北京市aqi为450,pm2.5日均浓度为343微克/立方米。

环保部说,从观测数据看,与燃煤排放直接相关的有机物、硫酸盐、黑炭等物质,是pm2.5的主要组成成分,也证明了煤炭污染是导致本次华北地区大范围空气重污染的首要来源。同时,机动车污染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柴发合介绍,特别是北京等城市地区,机动车密度大,活动强度高,污染物低空排放量大,对本地pm2.5浓度贡献较大。

此外,仍然存在建筑工地、管网、道路施工土石方作业不停工,水泥搅拌站未停产等问题,渣土车、重型货车道路遗撒现象时有发生。对于发现的问题,督查组均已现场提出整改意见,要求地方依法严肃查处并监督其整改到位。

就此次强污染形成的原因,环保部1日夜间通报说,原煤燃烧和工业排放是此次重污染过程最主要的来源。就北京而言,此次重污染过程主要以本地排放贡献为主,其中机动车排放贡献占比较大。

环保部说,此次重污染期间,化石燃料或生物质燃烧排放的一次颗粒物增加明显,原煤散烧对近地面污染贡献最高,低矮面源污染对pm2.5浓度贡献最大。“进入冬季,由于北京及周边地区的燃煤,以及城乡接合部、农村的散烧监管不到位,加之供热锅炉等排放量的增大,这些都是重污染天气的成因。”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解释说。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就有媒体质疑北京市为何没有红色预警发布。就公众的感觉而言,12月1日的污染似乎已经达到人们的耐受极限。

柴发合说,进入11月以来,华北地区遭遇多次强降雪天气,冰雪消融导致地面湿度接近饱和,温度降低,而中层大气同期存在显著回暖情况,使得华北地区大范围处于高湿度、低风速、强逆温的极端不利气象条件,污染物持续积累,从而导致本次区域性重污染过程。

对于昨天从早晨开始就期待西北风快点来的北京市民来说,这场大风来得太晚太慢。但是对于环保部来说,似乎又有些“快”。就在昨晚近11点,京城北部地区已经云开雾散时,环保部向媒体通报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持续出现空气重污染过程,环保部积极部署应对;对于造成此次京津冀最强污染的主要原因,环保部认为是排放量大和极端天气所致。

环保部表示,与29日相比,30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含河南省)严重污染城市数量增加8个,重度污染城市数量增加1个。区域内pm2.5和pm10平均浓度分别上升15.5%和17.1%。截至12月1日17时,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含河南省)共20个城市空气质量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级别。北京市为区域内污染最重城市,12月1日1时至17时,全市12个国控空气监测子站中,有10个监测子站连续5个小时pm2.5浓度大于500微克/立方米,其中古城空气监测子站pm2.5小时峰值浓度达到741微克/立方米。